undefined

如果說《傷痕》是個只有歌曲我喜歡,其餘都沒有那麼喜歡,卻發展成一個覺得還不錯的故事的話。那麼《對面的女孩看過來》就更加神奇了,它是一個所有元素我都不喜歡,但看完的結果絕對讓人覺得印象深刻的戲。

雖然它的設定和劇情,如果你要用嚴肅的角度去看的話,一定是不合邏輯,但若是你將它當成看戲的話,會覺得很有趣,也覺得編劇其實花了巧思進去。

首先,男女主角的設定就很不一般。男主角姚大業(蘇達飾)是一個小偷; 女主角沈婉霓(曾沛慈飾)是一個殘障人士。蘇達我只有看過他在賽德克巴萊裡面所演出的花岡二郎,想當然在那電影裡注意力絕對不會放在他身上;至於曾沛慈,我從來沒有看過她的作品。所以說,蘇達在這部戲裡所演出的姚大業真的很難不讓人印象深刻啊!

從來沒有看過一部戲裡的男主角像姚大業一樣的厚臉皮,無論女主角對他如何的壞脾氣,也沒嚇退他,永遠嘻皮笑臉,一如往常。

姚大業和沈婉霓是幼稚園和國小的同學,從小沈婉霓就是姚大業的Grace(恩典),因為家庭因素,姚大業常常全身髒兮兮的被其他同學嘲笑,在被婉霓牽去洗手時,他就會油裡油氣的對她唱著:對面的Grace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到了國小,同學們還是對大業避之為恐不及,只有婉霓會把自己的便當分給沒有午餐的他,而且以小老師的身份督促他寫作業。但後來她卻轉學了,他再也沒有她的消息。

會再度相遇是因為有天姚大業和他的夥伴偷東西,卻在客廳裡看見了沈婉霓的照片,他才驚覺偷東西偷到同學家,還差點就打了照面(如果他沒有戴著口罩的話)。之後他再度重回公寓樓下,驚訝的發現他小時候的恩典,那個從小就很會跳舞的沈婉霓居然要靠輪椅和枴杖才能行走。

因為受傷不能跳舞的婉霓有些自暴自棄,不願意走出家門,也不能忍受穿上義肢的疼痛。為了跟婉霓「重逢」, 大業在醫院製造了一次假碰撞,在婉霓和沈媽媽驚魂未定的當下,唱起了他們小時候的主打歌,企圖喚起婉霓的記憶。(完全無視於沈媽對他猶如看怪胎的眼神)

為了跟母親賭氣,沈婉霓答應跟姚大業出去。原本一出母親的視線就想和姚大業分道揚鑣,可姚大業卻死纏爛打。沈婉霓說:「我現在連走路都有問題,我能幹嘛?」其實大部份的人被沈婉霓這麼嗆可能就完全沒有下文了。但姚大業居然帶她去......溜冰。

就在溜冰場,沈婉霓拒絕拖著她不便的腳下場時,姚大業熱心的幫她穿鞋子、綁鞋帶,完全忽略婉霓對他擺臭臉。為了讓大業知難而退,婉霓冷不防把她的義肢拆下來擺在大業面前。完全沒有料到婉霓的腳不只是受傷還裝了義肢的大業,在愣了一秒之後,居然說:「這個腳,居然可以直接拆下來,真的是太威了!」(一般人應該會說不出話來吧⋯⋯我當下真的覺得有點佩服他)

最後婉霓還是被他拉下場去溜冰了,想也知道,她怎麼可能溜的出去?她平常連穿著義肢走路都不肯。但我覺得她正面的心態卻被姚大業的熱情點燃了。因為姚大業一直對她喊:「勇敢一點啦!妳只有一條腿,他們轉八圈,妳轉兩圈就好。」自認我是姚大業,我會顧慮別人的眼光和觀感,也會顧慮受傷的她是否能夠承受別人對她的異樣眼光。但姚大業在面對沈婉霓時,根本就是一廂情願的熱情過剩。在失敗的溜冰之旅之後,他居然帶著沈婉霓展開了一連串「正常人」的奇幻旅程。

undefined

所以,他騎著機車載她去兜風,卻碰上下大雨。這一段真的是太好笑了,姚大業的臉皮真的夠厚,不顧婉霓的埋怨,告訴她人生要正向思考,大地有雨,小樹才會長成大樹。還要她跟著她大喊「天氣,我喜歡你」「姚大業,我喜歡你」。要是別人演起來一定討厭至極,但蘇達卻演的很恰到好處。

為了躲雨,本業是酒吧服務生,副業是當小偷(專業開鎖)的他,居然開了一棟豪宅的門,告訴婉霓那是他現在的家,因為國二之後,他媽媽改嫁到一個有錢人家,所以他從此就不愁吃穿了。

undefined

最後一個不可能的任務是滑翔翼,自從少了一條腿,婉霓就覺得自己是別人的負擔,不想要麻煩別人,小時候想要玩卻沒有玩到的滑翔翼當然就更不可能了!

但在姚大業的堅持下(他說:妳不用麻煩別人,我去麻煩別人),教練帶著婉霓飛上了天空,也就是在此時,我想婉霓的心胸慢慢的放開了,就像她眼前的天空。

婉霓在大業的陪伴下去做復健,大業也像過動兒一樣,在旁邊聒噪,惹得婉霓忍不住笑出來,不再總是板著一張臉。他一直在告訴婉霓的是:不用在意他人的眼光!

就像劇末大業開的鎖店招牌上寫的「沒有開不了的鎖,只有面對不了的心」,婉霓從受傷後緊閉的心扉,終於被大業這個專業的開鎖神偷給打開了。但隨著婉霓對大業的動了心,大業對婉霓的隱瞞也就被揭開了--她終於發現,大業就是去自己家闖空門還被自己撞見的共犯之一。

除了這個,剛覺得自己好像又墜入情網的她還發現了大業有個親密女友,婉霓難過自己真的印證了媽媽對她的評語,不會看男人。因為和前男友一起出了車禍,她受傷嚴重變成這副模樣,前男友卻從此避不見面,媽媽對她雖然頗為關懷,但有時也不免抱怨她幾句。知道真相的婉霓,告訴母親她想跳舞,在舞蹈教室裡,她忍著痛跟過去舞姿曼妙的自己道別,因為從今以後,無論她怎麼跳,都不會像從前了。但這次,她要舞出全新的自己......

而令我感動的一幕在真相揭露後婉霓和大業重新再碰面。婉霓問他接近她到底什麼目的? 大業說只是想要看看老同學。問他會不會跟女朋友分手?他很坦白的說現在不會,但以後不曉得。那麼這些日子他對她好,是因為同情嗎?他斬釘截鐵的回答說:不是。

當姚大業對沈婉霓說:「我看到妳,想起妳的時候,就希望妳好。我在想,如果妳好,我應該也好。」的時候,我的眼淚奪眶而出。(面對一個小時候無目的對自己好的人,他打從心裡不希望她過得不幸;再面對自己生活的殘酷現實是從國二之後進出感化院多次,所以才不愁吃穿。我想他是抱持著一種像報恩的執著)

以為不會得到諒解的大業覺得他們沒有再見面的必要了。不料婉霓卻對轉身離去的他說:「我們要一起變好」。兩人眼眶泛淚四目相對的當下,大業像幼稚園的時候一樣,對著婉霓油裡油氣的唱著:對面的女孩看過來,看過來,看過來......

結尾,恰到好處!

男主角的坦然,女主角的釋懷,讓兩人從小到大的情誼自然的浮現在腦海,小時候她幫助他,現在他扶持她,他們之間是比單純的友誼更加昇華的一種感情。然後,他們的結局真的是各自通往更加精彩的道路。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很好的故事,值得一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Heidi 的頭像
Heidi

LOVE-TRUST-HOPE(愛-信任-希望)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