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目前分類:閱讀雜記 (31)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2010/11/2  作者:王兆貴

人的一生,握拳而來,撒手而去,是一個從無到有、最終又返歸於無的過程。王公貴胄也好,黎民百姓也罷,對於活著時擁有的一切,到頭來都是帶不走的,哪怕是一絲雲彩。

但是,人又都是有情感的動物,真的到了該撒手的時候,並非都像佛門修禪之人所說的「赤條條來去無牽掛」,也會有終其一生都難以割捨的留戀。這個到臨終仍放不下的東西,大約就是口語中常說的「念想」了。

「念想」,不過是「想念」兩個字顛倒了過來,可說法大不同。想念是動詞,目標在彼岸,焦灼中律動著期盼;念想是名詞,目標在此岸,溫暖中充溢著浪漫。人們口中的「念想」,一般是指值得懷念的事物,寄託著人們回味當初、睹物思人的情感,通俗一點說就是念念不忘的想頭。這「念想」,可能是存留於某個時段,也許是貫穿一生;可能是祖傳家承,也許是私密物件;可能是稀世珍寶,也許是凡間土儀 ;可能是實物,也許是文字。細細品來,「念想」這個詞,素樸而又多情,親切而又雋永。名人有名人的念想,凡人有凡人的念想,富人有富人的念想,窮人有窮人的念想,年輕人有年輕人的念想,老年人有老年人的念想。這世上,但凡難以釋懷的事物,特別是到臨終還能留在身邊的遺物,總是寄託著主人一生中刻骨銘心的記憶。

看過太多關於遺產的故事。那些涉及萬貫家財的官司,給人的印象只是名分及財產的紛爭,世道與人心的澆薄,更有甚者,以至同室操戈、惹禍招災。而那些留諸後人的小小念想,譬如一紙泛黃的書信,一本塵封的日記,一幀往昔的舊照,一片珍藏的紅葉,一支老牌水筆,一件貼身的飾物,甚至是兒時一隻虎頭鞋、故鄉的一抔黃土,卻往往給人以心靈的慰籍或震撼。

由此看來,念想的實體不在大小,不在市值的豐厚與菲薄,也不在物件本身,也不在刻意的追尋中,而在蘊含的真情實意。名流大家也好,凡夫俗子也好,能讓後人銘刻在心的念想,都離不開真善美。當然,如果你有修齊治平之才,在「立德、立功、立言」上有所建樹,雖無流芳百世的沽名釣譽之心,但能澤被天下,福蔭後人,留諸後世的念想就會更加宏遠。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再見,總有一天。

 

人活著,必須隨時準備說再見。

最好這麼想吧,孤獨是最不會背叛人的朋友。

為愛卻步之前,最好先去買把傘。

不論如何被愛,絕不可輕信幸福,

不論如何愛人,絕不可愛過了頭,

愛,像季節般的東西,

春去秋來,只不過為人生增添色彩,令人不至生厭。

說愛的那一瞬,愛已成稍縱即逝的冰片。

 

再見,總有一天。

 

永遠的幸福不存在,同樣的

永遠的不幸也不存在。

總有一天,說“再見”的時刻來了,

總有一天,互道“你好”的時刻還會降臨。

行將就木之人分為兩類:

有人憶起自己曾被愛過,有人憶起自己曾經愛過。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中國詩壇二十世紀七八十年代最耀眼的雙子星之一,朦朧詩派代表性人物,顧城,在雙子星中的另一顆星海子臥軌四年後於1993年10月份也轟然隕落。之所以是轟然而不是悄然,是因為他以及他妻子的死當時在國內詩壇乃至整個中國都引起了一片譁然,譁然中充滿了歎惋和不解。儘管他們離我們而去已十餘多年,而在顧城死後關於他以及他妻子謝燁的死因也一直爭論不休,眾說紛紜。



不喜歡湊熱鬧的孩子

顧城出生在一個詩人家庭,他的父親顧工也是一個頗具名氣的詩人。除了詩人這個身份外,他的父親還曾在1945年參加新四軍。195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曾任新四軍政治部文工團團員、第三野戰軍政治部文工團創作員。歷任西南軍區政治部文工創作員、八一電影製片廠編劇、《解放軍報》記者、總後勤部政治部文創作員。

除此之外,顧城還有母親和一個姐姐。在顧城死後,有人猜測稱是顧城母親溺愛害死了他。根據是顧城對女性有一種天然的眷戀,縱然在孩子的成長中受父母的影響很大,但這多少有點兒強加罪名的味道,畢竟顧城在自殺的時候都已經過了而立之年,將近不惑之年,況且在中國詩壇早已頗負盛名,早該具備了獨立的思索行為能力。再說顧城在十三歲的時候就離開了母親,跟隨父親下放到山東廣北一個部隊農場,等到回北京的時候已經是十八歲到了成人的年齡了。

據比顧城大了兩歲多的姐姐顧鄉回憶說,顧城自幼天資聰穎,不到一歲在別的孩子還在母親的呵護下的時候就學會了走路。而在他學會走路後,幹得最多的事,就是走到離地不高的大穿衣鏡前,對著鏡子看自己。原來顧城從小就開始臭美了,這讓其他那些不修邊幅的文人騷客們情何以堪啊。而臺灣文壇怪傑李敖也有此癖好,他宣稱每當想找一個崇拜的人的時候,他就去照照鏡子。莫非這是長滿傲骨文人的通病?不僅如此,天賦異稟的顧城在他五歲的時候就寫下了自己的第一首詩。

非同尋常的人總有著和常人不一樣的性格,喜歡獨來獨往就是其中之一。上了幼稚園的顧城總是“不愛湊熱鬧”,每次顧鄉去接他時,索性也就不在玩鬧一起的孩子群中找他,因為她知道非同尋常的弟弟,不屑與他人為伍,總是熱衷一個人躲在一邊看樹或者看螞蟻,幻想著他的童話王國。

但是顧城雖說性格是孤僻了些,不願湊熱鬧,但還算得上熱心。姐姐顧鄉回憶,從小博覽群書的顧城,一次為了安慰受欺負的同學,居然給人家講起了《三國演義》的故事,並得到了“故事”(顧事)的雅號。也許是小顧城故事講得太好了,不少同學都想聽,但當同學們圍攏著想聽他講時,卻又不容易聽到他講故事,因為他不習慣被圍在中間。但是他又是內心充滿表達欲是很想講的,也很想有很多聽眾。

在渴望與外界交流和退回內心的無數次的徘徊後,顧城只好尋求姐姐當他唯一的聽眾。可是即使再忠誠的聽眾也不能一直守著他,當姐姐沒空聽時,無奈之下的他就進了別的屋子,隔著床一個人對著牆講起來。或許這就是詩人的氣質吧,獨自一個人沉浸在自己編織的童話王國裡,住在只有自己一個人的城堡裡,不為外界所動,只是幻想著自己的內心世界。由此看出顧城也的確是一個任性的孩子。

1974年顧城回到了闊別五年的回北京。回到北京後做過搬運工、鋸木工、借調編輯等。在此之後,顧城的詩歌創作開始進入成熟期,在《北京文藝》、《山東文藝》、《少年文藝》等報刊零星發表作品,真可謂一個地地道道的“文藝”青年呵。1977年起重新進入純淨寫作,在《蒲公英》小報發表詩作後在詩歌界引起強烈反響和巨大爭論,一躍成為朦朧詩派的主要代表。而他之所以被稱為朦朧詩派,是因為有人說他的詩太過於朦朧不容易懂。而且內容以童稚見長,因此又被譽為“童話詩人”。從中也不難理解顧城的詩為何難以理解了,因為那是他一個人的王國,他一個人的城堡,讓他人難以靠近。到了1980年初,他所在單位解體,他也跟著失去了工作,從此過漂遊生活。

然而顧城留給人們的,總是一副不食人間煙火的樣子。一頂高高的帽子似乎是天生與他的頭顱長在一塊兒的,而他那雙又大又黑的眸子則更是像兩汪深不可測的泉水。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昨日我沿著河岸

漫步到

蘆葦彎腰喝水的地方

順便請煙囪

在天空為我寫一封長長的信

潦是潦草了些

而我的心意

則明亮亦如你窗前的燭光

稍有曖昧之處

勢所難免

因為風的緣故

 

 

此信你能否看懂並不重要

重要的是

你務必在雛菊尚未全部凋零之前

趕快發怒,或者發笑

趕快從箱子裡找出我那件薄衫子

趕快對鏡梳你那又黑又柔的嫵媚

然後以整生的愛

點燃一盞燈

我是火

隨時可能熄滅

因為風的緣故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如何讓你遇見我

在我最美麗的時刻 為這

我已在佛前 求了五百年

求他讓我們結一段塵緣

 

佛於是把我化作一棵樹

長在你必經的路旁

陽光下慎重地開滿了花

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

 

當你走近 請你細聽

那顫抖的葉是我等待的熱情

而當你終於無視地走過

在你身後落了一地的

朋友啊 那不是花瓣

是我凋零的心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張愛玲的小說我看了好多,大家耳熟能詳的應該就是傾城之戀、紅玫瑰與白玫瑰、半生緣。這麼多年來,我唯一會一再重覆閱讀的就是半生緣。有可能是它改拍的電影我很喜歡-吳倩蓮演那淡然倔強的接受命運的曼楨,讓人格外的心疼。葛優在這部戲裡讓我既討厭又喜愛,厭的是這角色壞了曼禎的一生,喜的是我覺得別人應該無法演的像他一樣出色。另外還有黎明、梅艷芳、黃磊、吳辰君的演出,更讓這部戲增添不少可看度。

記得當時看過電影版本才去找了書來看,覺得更同情曼楨和世鈞的遭遇了。嘆曼楨為何無法擺脫命運,怨世鈞為何不能多加堅持。那句「世鈞,我們回不去了!」道盡了幾十年的蒼桑歲月,不論她還是他,都無法回到相遇的那年……

那天在以前的聯合文學雜誌看到這段我很喜歡,所以把它摘錄下來: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奧斯卡·芬葛·歐佛雷泰·威爾斯·懷爾德
Oscar Fingal O'Flahertie Wills Wilde

1882年由沙樂尼所攝
出生 1854年10月16日(1854-10-16)
愛爾蘭 愛爾蘭都柏林
逝世 1900年11月30日 (46歲)
 法國巴黎
職業 劇作家, 短篇小說家, 詩人
國籍 愛爾蘭 愛爾蘭
創作時期 維多利亞時代
簽名 Oscar Wilde Signature.svg

王爾德的個人名言


奧斯卡·王爾德(Oscar Wilde)生於1854年,卒於1900年,為劇作家、詩人、散文家,19世紀與蕭伯納齊名的英國才子。他的戲劇、詩作、小說則留給後人許多慣用語,如:活得快樂,就是最好的報復。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一九九七年七月二十八日 ,天津一中高三學生安金鵬,在阿根廷舉行的第三十八屆國際奧林匹克數學競賽中榮獲世界第一名金牌,為天津歷史寫下新頁。這位十九歲數學奇才的成功,是因為他讀了一所最好的大學。

一九九七年九月五日 ,是我離家去北京大學數學研究院報到的日子。裊裊的炊煙一大早就在我家那幢破舊的農房上升騰。跛著腳的母親在為我捍麵,這麵粉是母親用五個雞蛋和鄰居換來的,她的腳是前天為了給我多籌點學費,推著一整車蔬菜在往鎮裡的路上扭傷的。端著碗,我哭了。我撂下筷子跪到地上,久久撫摸著母親腫得比饅頭還高的腳,眼淚一滴滴滾落在地上……。

我的家在天津武清縣大友岱村,我有一個天下最好的母親,她名叫李艷霞。我家太窮了。我出生的時候,奶奶便病倒在炕頭上,四歲那年,爺爺又患了支氣管喘和半身不遂,家裡欠的債一年比一年多。七歲那年,我上學了,學費是媽媽向人借的。我總是把同學扔掉的鉛筆頭撿回來,用線捆在一根小棍上接著用,或用橡皮把寫過字的練習本擦乾淨,再接著用,媽媽心疼得有時連買鉛筆和本子的幾分錢也要去向人借。不過,媽媽也有高興的時候,不論大考小考,我總能考第一,數學總是滿分。在媽媽的鼓勵下,我愈學愈快樂,我真的不知道天下還有什麼比讀書更快樂的事。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ATT00013.jpg  

一天晚上,
歐巴馬總統和妻子蜜雪兒去餐廳用餐。

餐廳老闆要求私下與第一夫人談話。
總統同意了。

談話之後,
歐巴馬問蜜雪兒,
為什麼餐廳老闆如此感興趣與妳談話。

原來,
在她的少女時代,
餐廳老闆曾瘋狂地愛上她。

文章標籤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 作者:火石攝影工作室

保持相機的穩定

許多剛學會拍攝的朋友們,常會遇到拍攝出來的圖像很模糊的問題,這大多是因為相機的晃動引起的,所以在拍攝中要避免相機的晃動。

一般情況下,對於新手來說,當曝光速度低於1/60s時就可能影響成像的清晰。對於老手,如果曝光時間長於1/30s低於60s而無支撐時,一樣也有可能出問題。

數位相機一般都會有一個震動提醒標誌。當快門速度低於某個數值的時候,此標誌出現是提醒拍攝者注意保持相機的穩定。

要保持相機穩定,一是要持機姿態和力度正確,你可以雙手握住相機,將肘抵住胸膛,或者是靠著一個穩定的物體,並且要放鬆,整個人不要太緊張。二是按快門鍵的力度適當,感覺像扣扳機一樣輕巧。三是當快門速度過低的時候,盡可能用三角架。

使用家用數位相機拍攝時,要注意揚長避短,例如家用相機對焦慢、快門時滯長,所以拍攝的時候要盡量拿穩,並盡可能在光線充足的環境下拍攝,另外用低感光度(ISO值)拍出來的照片噪點(雜訊)少,視覺效果也更加細膩。

有的相機有連拍功能,當相機的快門速度很低,而且身邊沒有三腳架的時候,你可以把相機設定到連拍狀態,一次拍三四張,這樣如果第一、二張拍起來會模糊,第三、四也會是清晰的。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21.jpg 

豆葉只和我講了一會兒的話,然後就是我們該離開的時候了,但這時她要我幫她倒杯茶。茶壼是空的,但她要我假裝倒茶,因為她想看我做這個動作時的袖子。我知道她在看我,所以試著表現出最好的一面,但豆葉對我很不滿意。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台北市政府

我衝上捷運,第一眼就看到她。她手機鈴聲響起,她看了一眼,按掉來電。
我走到她旁邊,她低頭打著簡訊,我在她對面坐下。

「好漂亮的包包…..」我說。
她沒有回應。
「是Chanel嗎…..」我再問。
她抬起頭,我趁勝追擊:「你的包包很好看…..」

好看?我哪懂時尚?一年前,我還把「Chanel」發音成「Discovery Channel」的「Channel」。對我來說,香奈兒和香吉士的差別不大。

她沒有出聲,我自問自答,「我很喜歡這種綠色—」
「你也有一個嗎?」她開口。
「我?」
「你的口氣好像是收藏家。」她說。
「我哪有這麼多錢?我收藏郵票,不收藏包包。」
她笑笑,我在她被手機搶回去前留住她,「你坐這班車回家嗎?」

她皺眉,好像我問了她的年齡。

「我沒有別的意思,我都坐板南線回家,從來沒有看過你。」
「我看過你。」她說。
「真的?」
「我看過你好幾次。你都帶著不同的女人。」

這句話像是時尚雜誌的頁緣,看似無害,卻可以把手指割開。

「不會吧,我約會都坐計程車。」
她笑一笑,「那我可能看錯了。也許她們不是你的女友,只是你在捷運上搭訕的對象。」
「哇……」我讚嘆,「你這麼討厭被搭訕?」
「算你倒楣,平常我覺得是種讚美,但今天我很煩。」
「跟你在打的簡訊有關嗎?」
「你怎麼知道?」
「你打簡訊時的表情,比跟我講話時還激動。」

她苦笑,把手機放進包包。但不到五秒鐘,又把手機抓在手上。

「要不要我幫忙?」我問。
「幫忙?」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日本藝伎揭秘 

 

geisha-3-200.jpg 
愛琳娜·海根供圖
京都的藝伎 

暢銷小說《藝伎回憶錄》描寫了一位日本藝伎在二戰期間的生活。女主人公被賣到藝伎館做奴隸,後來成為了當時最當紅的藝伎。她既是一位舞者,也是一位音樂家,更是一個沒有太多選擇的女人。她的初夜賣出了一個史無前例的天價,這也為她在藝伎的歷史中贏得了一席之地。 

這是一個關於艱辛、剝削和巨大成功的故事,但畢竟這只是一部小說。之後,一名藝伎——也正是這部小說的原型(她為小說作家提供了第一手資料)——將作者告上法庭,因為她認為該作者扭曲了她所敍述的內容,這部小說完全是作者炮製而成的。

那麼,真正的藝伎是什麼樣的呢?在這篇文章中,我們將近距離瞭解藝伎的真實世界,瞭解她們的“花柳世界”是如何融入日本文化的。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8.jpg 

當我的頭髮被均勻抺上蜂蠟以後,美髮師將我的額髮掃到後面,把剩下的頭髮梳在頭頂形成一個像插針墊的大結,從背後看來的樣子就好像是插針墊中間被分開成兩半了一樣,因而顧名思義為「切開的桃子」。
雖然我已經梳這種髮型好幾年了,但有件事一直沒發生在我身上,直到後來有一個男人向我解釋我才明白。髮結--也就是我們說的插針墊--是用一片織布包著頭髮。若從後面看髮結是分開的,所以看得見織布;織布的顏色、設計不一,但對於年輕藝伎而言,都是紅色絲布居多。有天晚上,有一名男人這麼對我說:「大部分年輕的小女孩都不知道『切桃』髮型的真正由來是什麼!試想妳走在一名年輕藝伎的後面,心中充滿各種想要捉弄她的想法,然後妳看到她梳了一個切桃髮型,凹口裡面多了道紅色斑點......妳會怎麼做?」
我老實告訴他,我什麼都不會想。
「用點想像力!」他說道。
一會兒過後,我才明白他所說的話,臉上泛起一陣潮紅,他卻對我的反應大笑不已。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2.jpg  

我不知道我們要去哪兒,但我害怕被人瞧見跟豆葉一起上街的樣子。女僕拿給我一雙噴了漆的便鞋,那是一雙淡灰色的鞋子。我穿上鞋子跟著豆葉走在黑暗的梯井。當我們走到街上時,一名年紀稍長的婦人緩緩地向豆葉行禮,然後幾乎是以同樣的動作向我鞠躬。我根本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因為街上很少有人會對我這麼做。明亮的光線幾乎要將我的眼睛弄瞎了,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認識這名婦人。但我向她回禮,她一會兒就離開了。我想她大概是我的老師之一,但過了一會兒,同樣的事又再次發生--這次是一名我所仰慕的年輕藝伎,但她以前從來沒正眼瞧過我。
我們走在街上時,幾乎所有路過的人都跟豆葉說話,或至少向她行禮,然後也對我點點頭或是行禮。冇好幾次我停下來回禮,但卻落後豆葉一大步。她知道我的難處,所以帶我走小巷,向我示範正確的走路方式。她解釋了我的問題就在於身體的上半身跟下半身並沒有獨立。當我需要向某人行禮時,我就必須停下腳步。「停下腳步是一種表示尊重的方式,」她說道,「動作愈慢,就表示愈尊敬對方。妳可以整個人停下來向老師敬禮,但至於其他人就不需要這樣,否則妳永遠到不了目的地。盡量以一致的步伐行走,緩慢小步地走路,保持和服下擺飄揚。一個女人走路的時候應該要給人河口沙灣波浪的印象。」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8.jpg 

我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嫉妒一名藝伎,然而當初我被帶到京都來的目的就是要成為一名藝伎,直到現在以前,假如我逮到機會一定會馬上逃走;但現在我才明白自己所忽略的事,重點不是要當藝伎,而是要成為藝伎。我想,實在是不能把要當一名藝伎當做是人生目的;但至於成為一藝伎的話......我現在可以把這件事當成其他事情的踏腳石了。假如我猜得沒錯,董事長大概年約四十五歲。很多藝伎在二十歲的時候就已經成功得不得了了,而這名叫何處的藝伎大概不超過二十五歲。至於我還只是個孩子,快滿十二歲孩子......但再過十二年我就二十歲出頭了。那麼董事長呢?那個時候的他大概已經跟田中先生差不多老了吧!
董事長給我的一枚銅板遠比一球刨冰的錢還要多,我把從小販那裡找來的零錢握在手中--還剩下三個較小的銅板。起初,我想把這些銅板永遠存起來,但現在我明白它們有更重要的用途。
我衝到四條,一路跑向位在祇園東側的街尾,那裡是祇園神龕的所在地。我爬上階梯,但害怕得不敢走下有著山形屋頂的兩層樓高的宏偉大門,只在附近打轉。我越過碎不庭院走上另一排階梯,然後穿過神社前牌坊的大門來到神龕。我將那三個銅板丟進奉獻金箱--那些銅板大概足以把我從祇園裡贖了出來--擊掌三次並鞠躬,向神明宣示我的誠心。我的眼睛緊閉著,雙手合併,祈求神明一定要讓我變成一名藝伎。我要挨過所有訓練,忍受所有艱難,只為了再度吸引像是董事長那種男人的目光。
當我睜開眼時,我可以聽到東街傳來的人車熙攘,樹木在一陣強風中發出了像以前一樣的嘶嘶聲,一切都沒有改變。我不知道神明是否有聽到我的祈求,但我所能做的就只是把董事長的手帕塞進長袍裡回到置屋。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鹽田兒女」讀後感(寫於2007.5.18)

明月替母親送藥單去大方家,造成了日後的一個秘密,但那時兩顆火熱的心卻在漫長的等待之後各自找尋理由,做夢寐以求的結合。她把她所有的溫柔和熱情給了他,他給她一個男人對愛人所展現的魅力和野心,給了彼此一生一世,最誠摯最激情的一次。

儘管明月的手腳綑在道德的繩索之下,但是她要留下他最好的部份,大方的愛值得她這麼做,保有他們兩人愛的結晶。

其實女孩子有的時候就是那麼的儍,做什麼都憑感覺,感覺對了,什麼都可以放棄,所以說常常有女孩子是受欺騙了還是自欺欺人,不過,現在的女孩子,應該比較懂得保護自己,知道怎麼做才是對的,才是有保障的,現在的年代,也比故事中的進步開放很多,當然很多的事情也就不像以前一樣這麼的難處理。

明月相信天地間,溫柔最美,而她和大方所擁有的祥浩就有那種溫柔氣質,生來安靜不煩厭。她的臉蛋是明月的,但是兩道濃黑眉毛和大方一模一樣,還有著他們都有的一付高挺細長的身軀手腳。

可偏偏慶生卻非常寵愛祥浩,人世間的事情就是這樣,非常的奇怪,你愈不想它發生,它卻發生了,不是他的孩子,他卻對這個女兒疼愛異常,是真正的疼愛。這讓明月從心裡感激他,也容忍他。

海口夜涼,月光全無,四方一片淒黑,只有車前的手電筒尋找狹窄的鹽田路,車鍊子的轉動聲在寂靜無聲的鹽田地急切如火,慶生為了辨識方向,常需把手電筒挪高,探見那一格一式的方正鹽田間,那條小路才是通往佳里的徑道,他的額頭在夜風冷露中淌著汗,踩踏皮的腳痠了,但不能停,一刻也不能擔誤,孩子的哭聲不是比車鍊聲更微弱了嗎?他甚至可以聽到明月緊張擔憂的心跳聲。明月坐在慶生後面,黑淒淒寂靜的趕路夜晚令她害怕,她看不到祥浩的臉色,但透過這層裹著的衣物,知道祥浩還是溫熱的呼吸著。慶生趕路的忙亂與艱辛,令她感動又羞愧得雙頰發燙,如果他知道這孩子不是他的,伊會怎麼想?伊還會疼祥浩嗎?明月將臉貼近孩子的頭,默念著:「祥浩,妳要記得在這黑暗暝,妳的爸爸慶生為妳趕路找醫生,伊雖然害妳跌到水溝裡,但那是對我不是對妳,妳若有福養大,不要忘了伊的恩情。」

這是慶生做一個爸爸疼愛子女,在這本書裡描寫的最深刻的一段,可諷刺的是祥浩卻不是他的孩子,但是這個孩子卻也是明月的安慰,可以繼續待在慶生身邊的安慰。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赴宴

今天去翻了以前看書時的雜記~

看見了這篇2007.6.13我留下來的隨寫。

有時候看著自己那時寫下的東西,會發現自己那時的心情。

閱讀,是一種讓人抒發心情的好方法。不論是轉變為正向的思考,亦或是在書中找到一個短暫逃離現實的空間......

因為如此,我喜歡閱讀。閱讀那些擁有好文筆的作者們寫下來的文句,會讓我有不同的感動,不同的想法,還有更自由的靈魂。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文章來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4d5ce2700100mw2j.html

今天無意間看了這一篇文章,看完之後有種無法形容的情緒。

不知該說是感動還是......

總之,清官難斷家務事,當事人活得開心是最重要的。

看完這篇文章之後,才發現原來新聞有播出這個消息。

貼一下新聞的網址: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021/17/2fefr.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021/8/2fe81.html
http://tw.news.yahoo.com/article/url/d/a/101021/8/2fe4p.html


昨天下午,我接到好友王玫的電話,她第一句話就說:「瓊瑤姐,我們今天早上,為劉姐做了氣切的手術!」我的心砰的一跳,驚呼著喊:「氣切!」

 

劉姐,在影劇圈中,大家都這樣稱呼她,就像稱呼我「瓊瑤姐」一樣。但是她直呼我瓊瑤,因為她堅稱我比她小。她是我的老友,工作夥伴,我的導演,在我的人生和她的人生中,我們彼此都佔據著相當大的位置,她的名字是「劉立立」。

 

第一次見到劉姐,是1976年,我拍電影「我是一片雲」,她是那部電影的副導。我從沒見過嗓門這麼大,活力這麼旺盛,工作能力如此強的「女人」,她給我的印象太深了。到1978年,我跟她說:「妳來幫我當導演,妳行!」她對自己完全沒把握,我堅持說她行!於是,她導了我的「一顆紅豆」,從此開始了她的導演生涯。所以,她常對我說:「妳是我的貴人,妳改變了我的命運!」

 

我和劉姐就這樣成為工作夥伴,我用「喬野」為筆名,編了許多電影劇本,都是她執導的。我們交換著彼此的感情生活,交換著彼此的心靈秘密,也分享著共同為一部戲催生的喜悅。在電影的極盛時期,我們每次票房破紀錄,就要在我家開香檳,那時工作人員演員和她的另一半----董哥全到齊,笑聲鬧聲驚天動地。當我把電影公司結束,她進了電視圈,把我也拉下水,我們又拍了「幾度夕陽紅」、「煙雨濛濛」、「庭院深深」、「在水一方」……等一連串的電視劇。我和她,就這樣成為一生的知己。

 

劉姐的感情生活是不可思議的,她年輕時,是風頭人物,是「校花」。董哥是她的學長,都是政工幹校(今國防大學政戰學院)戲劇系的學生。劉姐風頭太健,很多學長追求,大家比賽寫情書給她,打賭誰能追到手。董哥也是其中之一。但是,直到董哥畢業,這些學長誰也沒追到她。

 

沒多久,董哥結婚了,娶了王玫。當劉姐畢業,進了影劇圈,董哥也進了影劇圈,他們都從「場記」幹起,兩人經過許多曲折,居然電光石火,陷進一場驚天動地的戀愛。但是,此時的董哥已「使君有婦」,兩人只能在外面租了一間房子同居。董哥有才華有能力,是各方爭取的「名副導」,跟劉姐這場戀愛,風風火火,充滿了戲劇性。劉姐性情激烈,曾經為了和董哥爭吵,一刀砍斷自己的胳膊。(那是一本巨大的書,無法細述)

 

當時,王玫已經生了一個女兒,整天為家務操勞。當王玫知道董哥有了外遇,她沒有吵鬧,沒有爭風吃醋。有一次,董哥到南部的劇組去工作,劉姐在臺北的劇組工作。等到董哥從南部回到臺北,才大吃一驚的發現,王玫不但和劉姐成了最好的朋友,還把劉姐接到家裏,兩個女人說,願意分享一個丈夫!董哥不敢相信,卻喜出望外的接受了這個事實。

 

從此他們過著三人行的生活。王玫陸續又生了兩個孩子,都把劉姐當成親媽一樣,劉姐對這三個孩子,更是寵愛異常。尤其是小兒子「四海」,幾乎是劉姐抱大的,劉姐愛這兒子到無以復加,連我旁觀的人,也歎為觀止。劉姐也為了這段愛情,為了尊重王玫,終身不要生孩子,免得孩子們之間會產生問題。

 

問世間情為何物?我實在不明白。年輕時,沒有人看好他們這種關係,總認為隨時會鬧翻,會弄得不可收拾。但是,他們就這樣恩恩愛愛的生活著,數十年如一日。當年,我也曾私下問劉姐:「妳終身認定董哥了嗎?未來是妳不知道的,會不會再遇到別人?」她斬釘斷鐵的回答我:「絕不可能!我認定他了!」

 

劉姐當導演,收入比當副導演時,當然好很多。董哥也當導演了,卻沒有劉姐勤快,接戲比較接得少。劉姐把賺的每一分錢,都用在董家。和董哥王玫一起,把孩子一個個拉拔長大。他們這一家人,成了很奇妙的一種「生命共同體」,密不可分。最讓我感動的,是王玫數十年不變的那顆無私、寬宏、包容的心。她不止包容,還深愛著劉姐,感激她為這個家所做的一切!

 

當劉姐年紀老了,不再能風吹日曬幫我拍戲了。我和她的友誼不變。每年過年前,一定要見一面,談談彼此的生活。三年前,劉姐和董哥來我家,我發現劉姐講話有些口齒不清,走路也歪歪倒倒。董哥才告訴我,劉姐患了遺傳性的一種罕見病「小腦萎縮症」。我頓時目瞪口呆,我看過一部日本電影,名字叫「一公升的眼淚」,內容就是紀錄一個患了這種病的女孩,如何一步步走向死亡。當我嚇住時,反而劉姐安慰我,她說:「我母親有這種病,它會讓人逐漸失去行動能力,逐漸癱瘓,無法說話。但是,它不會影響智慧和生命,我母親發病後,還活了二十年!」董哥在一邊介面:「二十年夠了,這二十年,我和王玫會照顧她!」

 

那天,看著董哥扶持著劉姐離開我家,我的眼淚在眼眶裏打轉。我立刻沖到電腦前,去搜尋「小腦萎縮症」的資料,發現確實像劉姐說的,如果是老年人發作這病,不會影響智力,但是,會逐漸失去所有生活能力。我想到,劉姐是這麼有活力的一個人,怎能忍受逐漸癱瘓的事實?如果失智還好,反正自己都不知道了!假若思想一直清晰,卻連表達能力都沒有,那不是禁錮在自己的軀殼裏了嗎?到那時候,董哥和王玫還有耐心和能力來照顧她嗎?畢竟,董哥和王玫也老了,董哥自己身體也不好。

 

從那時起,我和王玫就經常通電話,談劉姐的病情。劉姐沒有她說的那麼樂觀,她的病惡化得很快,從發病到不能行走,到說話完全不清,在三年中全部來臨。王玫每天要把她抱上輪椅,抱上床,幫她洗澡,喂她吃飯,推她去外面散步……家裏還有新添的小孫子,可以想像生活多麼艱難。我力勸她請外籍看護來分擔辛苦,如果王玫也倒了,誰來撐持這個家?她聽了我,請到一個很好的印尼看護。

 

三個月前,王玫告訴我,劉姐因為肺部感染,進了加護病房,現在插管治療,說不定會挨不過去。我難過極了,談到傷心處,不禁哽咽。我當時就要求王玫,如果到了最後時刻,千萬不要給劉姐「氣切」,因為「氣切」會延長生命,卻無法治療這個病,還不如讓她走得乾脆一點。我自己,早就寫好放棄急救的文字,並且交待我的兒子,絕對不可氣切和電擊,時候到了,就讓我平安的走。

 

因此,當我聽到王玫說,幫劉姐氣切了,我才震懾住。我問為什麼還要氣切?王玫哽咽著說,不捨得啊!插管已經把她的喉嚨都插破了,醫生說,有人八十歲氣切後還救了回來,何況,劉姐還有意識,會用眨眼表示意見,當他們問她要不要氣切時,她皺眉表示不要。但是,王玫問她,妳不想回家嗎?妳不想看兩個孫子嗎?劉姐眨眼了!王玫說:「她還有生存的意志,她還能愛啊!我們捨不得放棄她呀!」談到這兒,王玫忽然對我說:「我和董哥離婚了!」我驚問:「什麼?」王玫說:「沒敢跟妳講,我們離婚後,十月三日那天,董哥在醫院裏,和劉姐結婚了!總得讓她名正言順當董太太呀!萬一她走了,我兒子才能幫她當孝子,捧她的靈位呀!」

 

我握著電話筒,久久無法說一語,眼淚在眼眶轉,聲音全部哽在喉嚨口。王玫在電話那頭也沙啞難言,董哥接過了電話,繼續跟我說。整個提議,是兒子四海提出的。因為他要當劉姐名正言順的兒子,為劉姐當「孝子」。結婚以前,他們去病床前,把離婚證書亮給劉姐看,董哥說:「我可以娶妳了!妳要不要嫁我?」劉姐眼睛濕了,眨了眨眼。所以,十月三日那天,醫生和護士們,把病房佈置成新房,貼滿了囍字,放滿了汽球,連區公所的職員都到場來見證(因為要辦理結婚戶籍)。大家圍繞著病床,一起唱著「庭院深深」,和其他的電視主題曲。劉姐笑了,她已經很久沒有笑過,但是,她笑了……董哥就這樣娶了和他相愛了四十幾年,現在躺在病床上不能動的新娘!

 

我聽著,哭了。我說:「董哥,你生命裏,有這麼偉大的兩個女人,你也沒有白活了!我該不該說恭喜你呢……」我說不出話來,心裏是滿滿的感動和激動。王玫又接過電話,跟我說:「雖然沒照妳的意思做,我們幫她氣切了,未來怎樣,還不知道。如果狀況穩定,兩星期就可以出院,我會把她接回家,有孩子孫子包圍著,她一定比較快樂!今天,我去醫院看了她,我握住她的手,妳知道嗎?她居然回握了我幾下!好像在跟我說什麼!」我心裏一震,想到曾經告訴劉姐,「敲三下,我愛你!」的故事,當時還想拍成電影。我頓時知道了,劉姐在對王玫說:「握三下,我愛妳!」

 

這是我身邊的故事,這是發生在昨天的故事,從昨天到現在,我一直激動著,想到大家在醫院裏唱「庭院深深」的婚禮,想著我的好友劉姐和她的一家,我什麼事都做不下去。我的眼睛不曾幹過,好想哭。但是,想到劉姐在生命的尾聲,迎來這樣一個婚禮,她一定得到莫大的安慰!她一生付出這麼深的愛,董哥和王玫,也用這麼深的愛來回報她!她也值得了!

 

我今天無法談新還珠,也無法貼劇照給大家。我的心情無法平復,我要把這個故事即時寫下來,這故事裏不止有愛情,還有我都無法瞭解的大愛!

 

為什麼還有人不相信「人間有愛」呢?請大家一起幫我祈禱,讓劉姐能夠早日出院,回到她新婚的家,再享受一段親人的愛!

 

                                                                                  瓊瑤2010.10.15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如果恐懼是無用的,那麼只得讓自己被恐懼的影響降到最低。
如果抱怨是無用的,那麼就不需要浪費時間。
如果無法逃避,那麼就得勇敢面對。
如果決定接受,那麼不管你如何咬牙切齒,也得決定忍耐。
如果有個疑問,你明知一輩子也想不通,那就不該一直被它糾纏。
如果靠別人反而麻煩,你最好靠自己。
如果你真心想要一些東西,你就得付出代價。
如果你想要達到目的地,一定得忍受過程。

有關人生種種機運,我們常找不出原因,也不能決定結果,但可以決定過程。
就算不能決定過程,也可以決定自己用什麼心情來度過這個過程。

如果決定要幸福,那麼,就不要受干擾,打點起精神,看著你的目的,盡量對自己微笑,走完你要走的過程。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