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

目前分類:詩篇 (1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比零還不如
卻似零字在翻滾

不是挨打
就是被踢

當一肚悶氣發洩時
卻被人遺棄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零,虛懷若谷
面對世界的
加減乘除的清算
不做無謂的爭執

它給與人類
圓滿的修行啓示
提昇人生
達到無我的最高層次

摘錄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這是他倆的寫照:



尖尖銳利的三角形
和溫柔的圓偎依在一起
圓肯以三角的重點
做為自己圓規的中心
圓周和順的貫通
尖銳的三角頂
這是典型的愛情公式軌跡
自古遵循的定理
看!圓與三角形團聚
雖他倆形狀迥異
似格格不入
但他倆卻能鍥合同心
融洽似夫妻

摘錄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羨慕海鷗掠空的曲線方程式
在遼闊的海空
上天去捉弄四面八方逞威的風浪
像一個漂渺的小數點
瀟洒翱翔
奇妙的函數展開
繪出條條的拋物線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點(座標中心)

每條方程式都自成方位
每個人的行為皆成自律
若非自己去證實
怎由別人代替
到底那點是福
那點是禍
到底那點是好
那點是壞
其實 每一點的原則
皆有自己的規範

沒有一條
方程式的意義相同
沒有一個
步調的軌跡是再版
他為他的風格忙碌
你為你的理想奔馳
終究立足點各成
一個O點
卻沒有一點站在座標外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人的幾何素描

頂天立地垂直線
頭腳著地成半圓

坐下是梯形
仆倒水平線

生 座標遍四方
死 軌跡歸橢圓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O,零的人生觀

O,零並不是虛無者
他是心靈的牧師
所有是非善惡
皆在零的傳教之下
得到超脫及歸隱

混沌宇宙皆從零開始
它們不是希望的破滅
而是生命的卵石
萬物不斷以愛的溫暖
使他孵化成長

失意的愚者以零為惡運
成功的智者奉零為導師
爭權奪利者在O裡打混
淡薄名利者在O外逍遙
是零非零存於一念之間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圓規三願

我願是個大圓規
一腳踏著南極
一腳踏著北極
把地球成和平的圓

我願是個大圓規
一腳踏著銀河東
一腳踏著銀河西
繪成一個圓讓牛郎織女團聚

我願是個大圓規
一腳踏著天堂
一腳踏著地獄
將宇宙繪成大同的圓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零與圓

數學說:
零是零 圓是圓

社會說:
零非零 圓非圓

哲學說:
零是圓 圓是零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藤與樹

藤從荊棘叢裡
--向樹伸出愛慕的手
樹在危崖上
--攤開了迎迓的胸懷

藤 憐惜樹的孤零
樹 體貼藤的無依
這是天性的使然
先天的血緣在呼喚

那飄落的黃葉
是樹慇懃的寄語
那縈迴的莖蔓
是藤纏綿的情思
無須多情的春風來湊合
他倆仍依依相追求

相隔的距離
阻擋不了藤與樹的團聚
那怕狂風暴雨來摧折
就趁那瞬息的巧遇
他倆結成了終身的伴侶

藤抱著樹
樹吻著藤
在寒冬裡相勉
在暖風裡同舞
啊 相依為命
不慼空洞的海誓山盟

看 已分不出那棵是樹
再也分不出那棵是藤
那怕天老地荒 海枯石爛
他倆可再也不願分離
永成一體 長在一起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戀愛方程式

那是戀愛的無理方程式
在函數裡
原有你我她三人
但你奪去她的芳心
你們成了一對佳人
我終於被公式無情消去
你說你加她等於你
因此原三人竟像變成兩人
趡怪我加我仍是孤零零
本來我很生氣
可是 這是無理方程式的定義
當我瞭解時 只好認命
勇敢承受這劫數的賜予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不定方程式的兩邊

等號是平行
而恆遠隔開的兩岸
由於問題的複雜化
混淆不同的視界
與玩弄各自的意識型態
一條多元矛盾方程式
終於出現在浩瀚的思潮上

演算的變數
成為左右各列的異己分子
糾纏著半邊的虛幻數字
不過,不謀而合地
都操著因式分解的原理
期盼移項統合

各邊的函數,為了求證整合
除了同類項
似乎無法包容
不同的層次與相對的位階
所有的數目
會因求公因數而隔離區別

這邊的程式與數目
不希望有虛根
和無理數的擾局
但,因相抗衡的原理
永遠無法否定
另一方數值存在的既成事實

左右兩邊 固然要對照推論
用消去代入法
難免相互排斥 產生劫數
竭盡所能要否定對方
然而 對立、對比、對稱
總是漸次地無法一概
抹殺現實的另一端

縱然,在運算過程中
兩邊的係數 常數
其至有理數 無理數
往往被套上頑固的括弧
推陳的問號 探求未知數
日日繫著電腦計算機的
困難與疑慮

依數學的定律
為解開迷津
各邊移來移去
理所當然,亦要假設歸納,
也不斷要拋位換置
但,如今這一條
高層多次矛盾不定方程式
兩側更擠滿了繁分式

雖愈覺難解
好像日漸離奇
不過,只要依公式按定理
溝通兩邊的運算觀點
無論如何 疑難的題目
必可以得到
理想的答案
得到完滿的解決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變數

在世界的方程式裡
蝙蝠是雙變數

當牠降落到方程式左邊
牠自稱是禽類

而飛轉到方程式的右邊
卻自稱是獸類

在對立函數之兩端
扮演忠良,左右逢源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數點

我是極小的小數點
原不願降生到人間
卻無意地被點在
複雜的數目中
多添人家的麻煩
人家細算起來
都說討厭
有人喻我為
嚕嗦的尾巴
有人罵我是
數字間的小螞蟻
但人家比什麼
我都不介意
我從不討人家的歡喜
雖匍匐在別人腳下
我仍把頭點在
正確的函數裡
拼命求精確
頻頻接近數目的差距

我是被人
漠視的小數點
雖然是這麼渺小的一點點
唯恐被四捨五入的原則而犧牲
但,既然爬在笛卡兒的座標間
除非被抹殺
我有自己的生存方程式
絕不自卑,更不自賤
看,無窮的空間
情何限!
我要依公式按定理
讓點點的軌跡
繪出正確的路線
然後,劃成光明的一面
永遠豎立在科學的頂尖

摘自《小數點之歌》曹開數學詩集--曹開著/呂興昌編

Heid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